愛與溝通 ─ 侯文詠


拜現代心理學之賜,我們小夫妻一對結婚之後,仍然十分重視溝通的技巧與方式。

偶爾,我親愛的老婆會在半夜二點鐘,把我從睡夢中搖醒,親切地問:『老公,你會不會口渴?』
『不會,』我堅決而肯定地回答,然後沈沈進入夢鄉。
過了一會,她又好心地過來搖我:『老公,你想不想喝水?』
『我剛剛不是回答了嗎?』
『你剛剛是說你不會口渴,現在,我問你想不想喝水?』
天啊。『我可不可以不要喝水?』
『……』撒嬌,『人家希望你喝水嘛……』
『好好……』我一肚子窩囊,『喝水,喝水……』
『你去喝水的時候,可不可以順便倒一杯給我。』至此我親愛的老婆詭計畢露無遺。

溝通起來是這樣:
『你為什麼不直說:妳要喝水。非得拐彎抹角?』
『因為人家愛你,所以才給你機會嘛。』
『拐彎抹角的,什麼機會?』
『如果我說要水,你才去倒,那表示你根本不愛我,我才不要喝這種水。

我是問你渴不渴,順便提醒你,暗示你,如果你想到我,表示你很愛我。
那我就很高興,就可以喝到你倒的水。』

我的媽呀!這什麼女人的愛情邏輯。我完全搞不通,所以全面投降,趕緊去倒水。
如果我倒來一杯水,得到的結果是我愛老婆,老婆也愛我。那實在十分划算。
據說當初我親愛的老婆在結婚與單身貴族之間做抉擇之際,聽了一個故事,有很大的啟發。

這個故事其實是一個『腦筋急轉彎』。
題 目 問:半夜嬰兒哭鬧時,如何用腳泡牛奶?
標準答案是:用腳踢隔壁的丈夫。

她聽了這個故事以後決定嫁給我。我們結婚不久,我也聽到了這個故事。

我的啟發是,犧牲不到最後關頭,決不輕言生孩子。
大部分的男人都希望用自己的道理說服女人。
事實上,依照我的觀點,女人絕對不是服膺真理的動物。
她們有她們自己的情緒邏輯,男人千萬別亂說話。

我認識一個新女性主義的長輩,她共生了四個孩子。其中老二與老三隔了十年。
『怎麼會相差十年?』我好奇地問。
『因為我那個老公說錯了一句話,我讓他等了十年。』
『他說錯什麼話?』
『他說,我們再生個兒子吧!』
『那很好啊!』我這個男人說。
『如果他說,再生個孩子吧!那就可以考慮。』
『就這句話?』
『就這句話,已經不得了了。』
事實上他只說錯了一個字,卻換來十年光陰的等待。
在實現她們的處分與懲罰,女人有絕對的耐心與韌性。

我向來堅信多說多錯、少說少錯。
不管是多錯少錯,不如不錯。
然而,即使是男人如我,不免還是會觸犯太座的邏輯。
這時,在床上親愛的老婆火大了,把臉轉過去,冷背對著你。
才華足夠的男人說好說,才華盡出,才勉強把親愛的老婆勸得回頭,這是所謂的溝通。

有次我心血來潮,也裝一副『老爺生氣了』的架勢,把臉轉過去,一個冷背給親愛老婆瞧瞧,看她如何與我『溝通』。

過了不久,我感到有人踢我的屁股,高喊:『轉過來,轉過來。』
說也奇怪,一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士,說時遲,那時快,乖乖的也就轉過去了。

古代有個人向皇帝打小報告,說宰相早上替太太畫眉毛,沒有尊嚴,皇帝殷勤詢問,
宰相給惹煩了,冒出一句『閨房之樂,更甚於此』,看官若覺得這種溝通沒有尊嚴,我倒也是理直氣壯。

再說,和自己親愛的老婆,到底需要什麼尊嚴呢?
信不信由你,一個男人想要有自己的尊嚴,和自己的老婆過不去,他很快會發現,其實他是和自己過不去。

有史以來,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能夠成功地捉弄自己的老婆,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老婆的痛苦上,並以此為樂的。
說句正經的,婚姻的心態要嚴肅,但溝通的態度卻必須兒戲。
全世界大概只有兒童能夠吵吵鬧鬧,一會兒高高興興地玩在一起。
從來沒有像兒童的溝通那麼具彈性以及趣味性的事了。

再舉證我親愛老婆懿言嘉行為本=
創作者介紹

茵芙の 生活遊樂園

茵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